您的位置 首页 旧金山湾区

中国码农在硅谷过的怎么样?

根据维基百科介绍,硅谷(Silicon Valley)是加州圣塔克拉拉谷的别称,一般意义上包括圣塔克啦啦县和东旧金山湾区的费利蒙市。这里有这无数的高科技公司,有的公司品牌名甚至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使用的词汇;这里还有着一群黄皮肤、黑头发、黑眼睛的华人,人们口中俗称的硅谷的中国码农

不在故土的人,都会留恋故土的味道。来自印度的阿三哥们固执地吃着咖喱,以至于呼吸中都带着浓郁的咖喱味道;而来自中国的华人码农们,也会抽时间在华人超市和小餐馆子里流连忘返。据网络热门话题追踪平台“墙外楼”报道,在硅谷的主要城市中,都会有一个大华超市(99 Ranch Market)。

这是一家连锁中国超市,超市周边通常会簇拥着一圈中餐馆。如果你看到红色的99 Ranch标志,就意味着来到了华人主要聚集地。走进硅谷的大华超市和周边餐馆,如果看到穿T恤、戴眼镜的中国年轻人,那十有八九就是各大科技公司的程序员和工程师。他们也代表着这个全球创新圣地硅谷的中国力量。

在硅谷的华人码农们,都有一种怎么的生活,又有一种怎样的故事呢?

码农学历

关于码农的学历背景,江湖上一般有两种传说。

传说之一,码农是学霸,学历高。此处是崇拜情绪。

“墙外楼”说,能够来到硅谷的中国码农,几乎都是最为精英的计算机人才。他们的人生经历也大同小异:在中国的一流大学毕业之后,来到美国各大名校就读硕士或者博士,毕业来到硅谷的科技公司工作,从此就留在了这里。

谈到国内的大学,他们可能来自清华、北大、复旦、浙大、武大、北邮等知名院校;谈到美国的大学,他们可能毕业于斯坦福、伯克利、卡内基·梅隆、南加州大学等一流学府。这些毕业于中国顶级高校的计算机精英们,和全球的科技精英一样,都集聚到硅谷的科技公司,为科技创新贡献出自己的力量。

传说之二,码农入门要求低,无需学霸。此处是鄙夷情绪。

天涯论坛网友“eatApple211”曾发贴说,入门的要求很低,随便一个人,读个CS(Computer Science)的硕士,出来就是10w美元起薪,周围有无数的大妈们,F2陪读出来,辛苦个两年读个学位,然后就彻底解放赚工资了。因为入门要求低,薪水又相对高,所以在mitbbs上始终处于被斗争的地位,无数生物博士后们以鄙视的神态说写程序就和搬砖头一样,无非是copy加paste,把一块砖搬到另一边,没有技术含量。

公司分层

一部《欢乐颂》引得众人大谈特谈中国的社会阶层,在硅谷,科技公司自然也是分为三六九等的。据天涯论坛网友“eatApple211”透露,硅谷的公司可以分为四等。

第一个档次的代表公司有脸书(Facebook),领英(Linkedin)和谷歌(Google)。最近又加上了风头正劲的优步(Uber)和Airbnb。 这个档次的公司特点是基本工资高,福利待遇好,还给不少的股票。

第二档次的是苹果(Apple), 亚马逊(Amazon), 推特(Twitter)等,和第一档次的公司比起来,薪水会少个1-2万的样子,福利没有第一档次好,比如不管饭或者只管一顿,休假少点,工作更累点,医疗保险差点,不过这些公司技术还是非常强的,总体收入也高。

第三档次的是微软(Microsoft),甲骨文(Oracle),雅虎(Yahoo)这样的公司,风头正劲的时候过去了,但因为曾经头牌的名号,在简历中还是可以挣到不少分数的。这些公司工资一般,福利一般,工作强度一半,公司技术一般。

最末档的就是剩下的公司了,基本特征是说出来没有人听说过,而且工资待遇啥的也不出彩,不过这些公司才是湾区几千家IT公司的主流,都在努力的生存奋斗,希望能有一天一鸣惊人。

精英前辈

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,硅谷就出现华人计算机精英的身影,其中不乏诸多在硅谷留下烙印的杰出老前辈。

他们有的在“巨人的肩膀”——现有的科技巨头公司工作,他们当中的最杰出代表莫过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。先后效力于IBM、雅虎和微软的陆奇也是美国科技巨头公司中职位最高的中国大陆人。

他们有的在硅谷创业,邓峰、谢青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邓峰

谢青

邓峰和谢青等人创办的网络安全公司NetScreen,在2001年美国科技低潮期成功上市,又在2004年作价40亿美元被网络设备巨头Juniper收购。这个金额目前仍然是硅谷华人创业公司的一个纪录。在被Juniper收购之后,拿到巨额资金的邓峰开始了投资人生涯,创办了北极光风投。北极光的投资项目包括红孩子、展讯科技、百合网、珠海炬力等公司。而谢青则早早另起炉灶,创办了自己的网络安全设备公司飞塔(Fortinet),并在2009年成功上市。目前飞塔的市值接近40亿美元。

他们有的之后回国创业,李彦宏无疑是其中最为成功的。

李彦宏

1999年,李彦宏在妻子的鼓励下,告别了硅谷搜索公司InfoSeek的工程师职位,回国创建了百度公司。如今的百度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公司,市值高达540亿美元,李彦宏也一度成为了中国首富。

印度三哥

“楼外墙”说,中国工程师与程序员在硅谷似乎出现了一个力量断层。虽然每年都有中国人源源不断涌入硅谷,但却再也没有中国人在硅谷重要科技公司担任高层职位。大量的中国科技精英在科技巨头公司似乎遇到了一个无形的天花板,始终卡在中层到高层的晋升道路上。

而硅谷的另一个外籍员工群体——印度三哥,在晋升的道路上显得更为顺风顺水。伯克利大学2012年的调查显示,三分之一的硅谷科技公司都有一位印度裔高管和技术主管。印度裔尼科什·阿罗拉曾担任美国谷歌高级副总裁,现年44岁的谷歌新任CEO桑达尔·皮查伊也是印度裔。

尼科什·阿罗拉

桑达尔·皮查伊

在全球科技公司中,印度人担任领导的还有很多。伊凡·梅内塞斯(Ivan Menezes)是全球最大烈酒生产商帝亚吉欧(Diageo)的CEO。万事达(MasterCard)公司的老总是阿杰伊·邦格阿(Ajay Banga)。百事(PepsiCo)公司是由英德拉·努伊(Indra Nooyi)领导,她是最近高调跻身高层的唯一印度女性领导。

对于这种现在,华人码农充满了不满和抱怨

爱向上头抢功,在办公室拉帮结派,压制中国员工。这是华人码农总结出来的印度三哥的特征。一位在硅谷呆了十多年的中国程序员直接地说,印度人拉帮结派是出名的了,往好了说这是团结;他们习惯于拱出一个人担任主管,然后会罩着团队里的所有印度人,还会招募大量的印度同胞,阻碍中国人的发展;而中国人或许习惯各自为战,缺乏印度人那样的集团作战。

而印度码农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。

侨报网曾报道,在印度独特理科教育下行成的逻辑思维和在使用约20种共用语的国家成长生活的经验,让他们能够去攀爬甚至站在世界顶级IT巨头的顶点。

时势造就英雄。随着80年代末年东西方冷战结束,全球化的号角被吹响。1990年代初,互联网受到关注,IT革命开始萌芽。希望打破闭塞感的印度人才纷纷走出国门。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已过。当年的电工儿子、1993年前往美国的桑达尔·皮查伊(Sundar Pichai ,43岁)在2015年升任了谷歌CEO。此外,比阿罗拉早1年去美国的萨提亚·纳德拉(SatyaNadella,48岁)在2014年成为了微软CEO。

这些人才在印度独特的理科教育下形成了逻辑思维,成长在使用约20种公用语的国家也使他们产生了对多样性的免疫力。拥有这两样武器的他们同时站在世界顶级IT巨头的顶点绝非偶然。

曾经效力谷歌的印度裔软件程序员马尼什阿罗拉(Maneesh Arora)对新浪科技表示,越来越多的印度裔员工在硅谷科技公司担任要职,这或许是因为印度人更善于交际,也更有语言优势。英特尔的印度裔公关妮莎·迪奥(Nisha Deo)则认为,在英特尔内部关系中,印度裔员工和中国裔员工没有什么不同。

社交圈子

华人码农的社交圈子很小

他们每天的活动就是公司与家,奔波在硅谷的几条主要交通干道101、280、237和880上。虽然并不需要早晚打卡上班,但每天早班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,101和237这样主要干道的拥堵程度丝毫不亚于北京的四环路。最为拥堵的上班高峰路段莫过于101高速通往谷歌总部的出口,而在下班的时刻,从Mountain View到圣何塞机场原本20分钟的路程甚至会赌上一个多小时。中国码农把这样的上下班戏称为“Fight 101”。

如果在硅谷参加中国码农的聚会,即便是初次见面的朋友,彼此聊上两句,也会发现双方可能早在Facebook和Linkedin互相关注,或者至少有数位共同好友。再聊上两句,或许彼此会发现居然还是校友,有着大致相同的生活经历。

听惯了“码农”和“码工”,你可能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绰号叫做“索南”。何谓“索南”,其实就是wsn(猥琐男)的简称,基本特征就是穿着不讲究,甚至有些土气;高度近视,眼神有些呆滞;没有女朋友更没有老婆,生活上有点小气可抠门。

当然,因为个体的差异性,这种特征不会对应到每个码农的身上。但是天涯论坛网友“eatApple211”特别肯定地说,这个基本是湾区很大部分程序员的写照,或者说,是全世界大多数程序员的写照。

相对于买房,找对象的问题则令中国程序员们更加头疼。因为在硅谷,大部分的中国男人都会找中国女孩结婚。在科技精英汇聚的硅谷,男女中国工程师比例严重失调,呈现出一派“狼多肉少”的局面。更加烦恼的是,很多中国程序员的生活圈子较小,接触的异性同胞数量也不多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两颗红豆这样的相亲网站,非诚勿扰这样的活动在硅谷受到中国单身码农的广泛欢迎。

创业选择

硅谷是创业和创新的圣地。和所有这里的科技精英一样,中国程序员的心里也有着创业梦想。但相对于美国本地的人才,中国科技精英还有更为现实的问题——签证和绿卡。那张薄薄的卡片,也是很多硅谷中国人的最大烦恼。什么时候才能拿到绿卡,可以自由创业或者回国,成为他们最为渴望的现实目标。

华人码农们的心里为什么涌动着创业的念头。

“当我可以想象10年、20年后自己的样子时,我觉得我不想要这种生活”。华人码农李一帆曾这么对网易说过。

“工程师众多优秀的方面被忽视了,大家只看到和工作相关的某种技能”,对于大多数硅谷工程师而言,这项技能就是“写Code”。李一帆一直很为自己流利标准的口语骄傲,但工作的时候很少需要和外国同事交流,“有时候甚至都不用说话”。

回国创业是一个共同的话题。相对于十多年前,如今中国与美国的经济实力之差已经大幅缩小。对中国程序员来说,相对于在硅谷创业的天花板,回到中国创业更容易获得风投支持,也更容易打开巨大的市场。更重要的是,这里是他们原本的家园。在2010年的一份调查中,就有近八成的硅谷中国留学生考虑回国创业,而他们的年龄大部分在30岁到45岁之间。

在很多立志创业的中国程序员来看,创业的机遇比绿卡更为重要。一位Facebook的中国员工对新浪科技表示,在Facebook发展没有太大的空间,自己一直都有回国创业的想法,但也在一直进行各种权衡。在硅谷生活很安逸,家庭也很幸福,而回国创业就要面临各种变化。“但有好的机会,自己肯定还是想回国发展的。”

但为了未来选择和家庭考虑,也有不少中国程序员都会等到获得绿卡(永久居民卡),才会考虑跳槽或者创业等选择。如果是常规的美国硕士毕业来到硅谷工作,走EB2渠道申请绿卡,按照目前的排期也需要等待4-5年。而且回国创业或许还会面临家庭的阻力。给孩子一个较好的生活环境,也是促使他们继续留在美国的重要考虑因素。

而另一位在苹果工作的中国工程师则完全没有回国的打算。“在美国已经好些年,回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。虽然我也在等待绿卡,但拿到了也没有打算回国,我有老婆孩子,要为他们打算。未来?我希望在苹果做到总监级别。苹果不是谷歌,印度人在这里没有拉帮结派的资本。”

来源:侨报网 小编 Y

老板蚂蚁

关于作者: 老板蚂蚁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