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移民

华人挤不进北美主流社会 老印凭啥能平步青云?(图)

这一届加拿大政府有五位亚裔部长,其中四位是印度裔,一位是阿富汗裔,没有华人。 这不禁让我想起来马来西亚。马来西亚的华人是大马第二大种族,但参政的寥寥无几,倒是第三大种族的印度人在政坛上很活跃。当世界各地的华人在抱怨不能进入主流社会时,印度人却默默地四处开花结果、迅速蔓延。其中的原委值得反思。很多华人不喜欢印度人,认为他们偷奸取巧、沽名钓誉、脏乱差、势利眼、惯于对白人谄媚、是治安不好的元凶,甚至有人说他们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谓的奸懒馋滑“小人”的写实版等等。

如同其他民族一样,印度人确实有他们的不足,但这样谩骂的同时,是否想过这样的贴标签也是一种种族歧视?是否切实分析过,印度族群究竟有什么华人不具备的优点让他们更容易、更好地在移民后“出人头地”?

必须承认,印度人在英语使用上有绝对优势,这点是“先天的”。英语是印度官方语言,学生从小到大都是英语教学,自然在听说读写方面没有障碍。二十年前,我姐刚去美国读书时,和一个印度同学聊天,谈到备考托福、GRE多么辛苦、考试多么严格,印度同学觉得奇怪,她说他们考试的人多、场地小,考听力就是在户外放着大喇叭考的。由此对印度英文教育窥见一斑。

可印度人的语言优势更多的来自于他们的自信。虽然他们的发音总是“搭啦搭啦”的,但人家有绝对自信,声音洪亮,表情丰富,完全不介意发音的问题——听不懂是你的听力问题,他们绝对不认为自己发音有毛病。

这点也不独是印度人的优点,我也在马来人、韩国人、伊朗人等其他族裔的身上都见到过。他们的英语发音都有独特的口音,语法错误也不少,用英语聊天却毫不怯场、有说有笑。后来不禁反思,可能我们有时候太容易难为情。认识一位曾在外企上班多年的华人家长,说英语还带着陕西腔,但她从不介意,遇到哪国人都敢去用英语聊天。常见她在学校接孩子时,一路和大家打招呼,嘘寒问暖的。可见不分族裔,只要敢说,就都有机会。

谷歌公司印裔CEO桑达尔·皮查伊

印度人的思维方式也更西化,能适应西方的社交礼节。这点说白了也不难,要诀是:经常面带微笑,见面多寒暄,互相问候,面子功夫要足。多肯定别人,也表扬自己,不要太自谦。不唠叨、不抱怨,和人交谈要满满正能量,什么时候聊天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。我说孩子不喜欢学习,对方就说孩子嘛,都这样,她的儿子也不喜欢写作业,转而又说,不过他喜欢游泳、非常擅长,每天非常开心。另外,在工作或生活中,对不想做的事儿要委婉拒绝、说不做就不做,遇到该争抢的绝不手软,争抢后还是一团和气。

我有个朋友就说,他们公司的印度同事和西人同事一样,平时笑嘻嘻四海一家,而遇到工作中的竞争,马上就各自为政地为了自己的利益冲锋陷阵,根本不在意昨天还一起泡酒吧看球赛或同榻而眠。华人平时任劳任怨,总是发扬集体主义精神,无论该不该自己做的,都碍于情面做了,被其他同事抱着不使白不使的心态“当丫头使唤”,一旦竞争开始,又受到诸多不好意思的限制,战斗力明显不足,结果往往是在职场中处于不利。

微软公司印裔CEO萨蒂亚·纳德拉

 

我们都认为华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,殊不知其他民族也这样评价自己。看看印度著名的IIT(印度理工)的招生比率——3%(45万人报名,招收1.3万)!!难怪印度人说,上不了IIT,才去上MIT(麻省理工)。可以设想,如此高的竞争力,印度的学子们要学习到何种程度!而在北美的工作中,印度人也没有停止奋斗。

我姐夫在硅谷工作,他的印度同事发给老板、抄送大家的电邮经常在凌晨两三点发出来。虽然有假装加班之嫌,但也不能一概否认印度人的勤奋。印度人的勤奋也可以从对孩子的教育培养方面看出来。不同于华人家长,印度家长除了支持孩子上各种知识类辅导班,还督促孩子参加各种体育运动–这也为他们后代更加勇敢、顽强、竞争性奠定了基础。

我认识一个印度裔虎妈,每天早晨四点起来带孩子打冰球,下午放学后是乐器和球类,晚上还参加补习班。我俩的儿子都踢足球,温哥华冬天是雨季,十次九次训练都赶上下雨。我是把孩子送去就回家,再去接,她是站在场地外陪着看。我表示佩服她的精神,她却若无其事地说,这不算什么啊,如果我都怕淋雨,那孩子们怎么能安心在雨里奔跑?

百事可乐公司印裔CEO卢英德

印度人对新环境的认同感很强。家族观念浓重,故土意识反而不强。没听说多少印度人回流,也没听说他们一定要落叶归根。我所见的很多印度人都很传统,有的女性还穿沙丽,锡克族男性一定带着“头巾帽”。印度人聚居的区域,礼拜堂很快就被修建起来。饮食习惯更是被几乎完整地保留下来。真是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”。在大马时,看到电视上印度裔政界人士出来侃侃而谈,张口闭口都说的是“我们马来西亚”云云,俨然是大马代言人。

这次加拿大政府成立仪式上,印度裔部长稳重、大气,自豪感十足,也仿佛是多少代世居于此。有人说印度人安心扎根,是因为印度太穷,无路可退。其实不然。我的一位印度朋友说,在印度时,他们家里很多仆人。她丈夫因为学IT,崇尚美国的科技进步,年轻时投简历在美国找了工作,因此搬家来北美。后来因为美国不容易拿绿卡,居住六年后,他们转而申请加拿大移民。她说他们的兄弟姐妹都来过加拿大看望他们,但因为这里的仆人不容易雇佣,更不能随意驱使,故而不愿意移民。她和他丈夫早已归化入籍,因为他们以这个国家为傲。

印度承认双重国籍也是对印度人归化入籍的促动。而大多数中国大陆的移民都选择“国际家庭”,夫妻中一方加入新国籍,另一方为了保留中国国籍而只拿永居卡。入籍与否对融入主流社会有很大不同。不入籍,就没有选举权。没有选举权,市选、省选、国家选时,就不能投票支持谁、反对谁。不表明立场,当权者就不在乎你。逻辑就这么简单。

各种选举后,都会统计出来选民的族裔。发声强势的族裔,政客们都会重视——当权的要在乎广大的民意,落选者希望下次能拉到有力的选票。温哥华所在的BC省省长简蕙芝当选后,专门斥巨资举办了印度电影节,用以答谢推她上位的印度裔选民。电影节的举办,又为印度人在本地的影响壮声色,其他族裔也更重视印度人。

这还是政客对选民最浅白的表示,而政策倾斜、政府在具体事务上的支持那些深度的影响就十分巨大了。比如经常变换的移民政策,其中的打分项目就很容易有倾向性。刚刚结束的一月份中,联邦政府发出4449份特快移民邀请,其中20%的受邀人员来自印度,最低分数是457分——华人一般连450分都很难达到。由此可知,这四千多分受邀函中,华人可能凤毛麟角。长此以往,华人移民势必会减少,社会影响就更式微了。反之,印度人拖家带口、地溜达啦地来得更多,以他们的自信、积极,能更快、更容易地“拿下更多的地盘”。

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博比·金达尔,他是全美首位印裔州长

印度人在北美的日益强势也和他们善于“拖家带口”的抱团儿精神分不开。往往是一个印度人移民,整个家族终究都能被移过来;一个印度人进入一个行业,马上跟着就来了更多的印度人;一个公司招来一个印度人,很快公司里印度人就能占大多数。拿大温地区来说,出租车、建筑业、邮政系统,甚至机场的地勤,基本都被印度人占领了。

这点和和韩国人很像——大温地区的干洗店据说都是韩国人在操办。温州人也是这样在生意场上互相拉扯,结果就有很强的实力和势力。有钱大家赚嘛。印度人真是拉帮结派不避嫌。公司招聘时,他们尽量举荐自己的亲朋好友;一旦有了人事权,他们招聘时对自己的族裔真是贵手能抬多高就抬多高。这样的好处是很快能形成一个互助团体,比一个人单打独斗强。

我的那位曾经家里有很多仆人的印度太太就在邮局工作,她说找工作并不困难–加拿大邮局的董事长及CEO就是印度裔嘛,连带着下面大大小小的经理、负责人都是印度老乡。温哥华有家家具店店主是印度的锡克族,他生意很好,却主动给锡克族客户打折、也只给锡克族打折。而这样对同乡同族的关爱,在梁实秋先生记述安徽馆子的文字中也曾见过——北平时期的安徽馆子对于操安徽口音的食客额外关照,炒菜的油要厚着些。


美国首位印度裔女州长妮基·哈蕾

大家都有共识,如果惹了一个印度人,那就是与全体印度人对立——如同惹了黑人一样。多伦多地区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印度人抗议游行,是由一名印度裔教授被学生指责说身上咖喱味太重引起的。据说当时印度裔教授看到学生的指责信后,马上叱责学生,去校方投诉。同校的其他几位印度裔老师也去声援。随后,爆发了大多地区印度人大规模示威游行。

多个媒体前去报道,更有力的支持来自印度——印度国家电视台也来加拿大录制现场节目,然后通过国家电视台的渠道向全世界播放,声援印度裔的游行。强大的族裔后面是祖国强大的支持!此后,据说加拿大主流社会对印度人的歧视就减弱很多。还有报导说,去年一名加拿大的印度裔青年去澳大利亚登山失踪,印度裔移民立即游行、声援,给政府施压,要求政府出面协助寻找。结果是加拿大派了部队去寻找。和华人圈里常见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、能忍则忍相比,印度人真是够能折腾的。可他们越折腾越能耐、越折腾越被重视,也正是他们这份不屈不挠的折腾劲儿,为他们赢来了新天地。

有的华人认为,印度人赢得西人主流社会的好评,是因为他们会拍马。其实不然。或者说,即使拍马,也不是空对空,是要有些牺牲和担当。就拿去年年末开始的难民风潮来说吧——新任总理“小土豆”要在短期内接纳25000叙利亚难民,赶上ISIS混入难民袭击巴黎,加拿大社会立即沸腾。

反对和支持的各执一词。华人社会大多数是反对,华人媒体也几乎全部一边倒。笔者特意做过非正式调查,问了39位华人朋友,只有一位支持迎接难民。但这一位也表示,没想过要把自己家多余的房间拿出来租给难民住。怨声鼎沸中,有位作建商的印度人站出来说话了。他说感谢加拿大当年接纳他移民,感谢社会多年来给予他的支持,如今,在全国面对难民潮压力的时候,他愿意将他在温哥华的一栋空置楼房拿出来作为 难民的短期安置场所。

这栋楼本来打算过几个月拆掉重建,现在先不拆了,用来出租给难民作为周转房。本地楼房多是低层,一栋楼也只能提供十几个居住单位,他也不是免费、是收租金的,可贵的是态度。跟着,大温地区的房地产协会主席就出面,提倡建商们都向他学习,为政府和社会分忧解难。对政府来说,这位印度裔建商是关键时刻见真情啊!投桃报李,想必他将来的路会更加顺畅。

任何族裔的文化都有随着时代不同而变化的优劣性。在一个全球化的当今,对普世价值的认同、通行的行为规则的掌握、个人利益和社会公德的协调等等,皆需要有清醒的认识。即使身处国内,也难免会面临越来越多的与其他国家人员的交流、往来。如何能安然自处的同时与社会、世界大环境交融,为自己、族群、后代争得地球公民的一席之地,是应该足够重视并有意识付诸实践的。三人行必有我师。与其嘟囔碎碎念,不如见贤思齐,也学习一下老印的长处。

本文经世界华人周刊(ID:wcweekly)授权转载

若需转载请自行联系授权

老板蚂蚁

关于作者: 老板蚂蚁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